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80后情侶買不起房,花150萬造「移動城堡」,一住4年,功能一應俱全,隨處都是驚喜

隱城 2022/09/08

「我很喜歡《哈爾的移動城堡》,移動城堡的門口,有個彩色轉盤,每轉動一次,城堡都會出現在不同地點。」

于是這對80后情侶親手建造了自己的「移動城堡」,住在這個僅有12㎡的空間里,他們不僅看到了遠方,也讓一直漂泊的心有了安放。

新游牧生活

Nomadic life

如果你去年去過浙江湖州的莫干山,你可能會偶遇這麼一對情侶,他們在一台外形普通的車里不停忙活,直到走進內部之后,才發現里面大有乾坤。

原來,這是荷包蛋和哈利幫朋友改造完成的一輛摩托裝備車。

車廂中央是摩托車置放道,兩側用于展示車主代理的世界各地的摩托車服飾和裝備,里面還配備了空調、冰箱、排風扇、咖啡飲料吧台……

這對情侶不止幫人改造房車,他們還擁有自己的房車,今年是他們在房車上住的第四年。

一開始,兩人住在房車里,是為了方便四處旅行,而如今,改裝房車儼然成了他們現在從事的事業。

這一年,兩人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雖然仍住在房車里,但他們新添了一位新成員——布偶貓十二,還把車間搬到了安吉,就在莫干山的對面。

十二是被棄養的寵物,在此之前,他們還收養了一只被棄養的薩摩「奴奴」。

偶爾十二會霸占奴奴的窩,而愛吃醋的奴奴卻拿它無可奈何,只能委屈地趴在地板上向主人撒嬌求助。

為了探索新鄉村工業的方向,車間搬到安吉之后,他們顯然更忙了。

因為疫情,這對情侶不能像往常一樣隨意旅行,但在莫干山生活了一年后,荷包蛋和哈利有了新的想法:不如打造一個「新游牧群體」的驛站,為他們提供溫暖、歡笑的同時,也讓這些憧憬遠方和自由的人,能夠切實享受房車生活的便利。

人們一看到房車旅行,腦海中都會有這樣的印象:這倆人怕不是富二代吧。

因為房車旅行,意味著有錢有閑。

實際上,荷包蛋和哈利原本只是普通上班族,一個在阿里,一個在蔚來汽車。

他們曾經是一家咨詢公司的同事,雖然后來都在令人艷羨的大廠工作,可因為內卷嚴重,所以,兩人一到周末就瘋狂想要逃離,開車到一個遠離工作,遠離客戶的地方,過兩天閑云野鶴的生活。

到了假期,便更遠了,經常頭也不回的開到偏遠邊境,用荷包蛋的話說,這是去那里經歷一番脫胎換骨。

持續了幾年這樣的生活,到了要結婚生娃的年紀,明明也有能力在城市貸款買房,可有一天,兩人徹底倦了。

「一想到以后幾十年都是這樣朝九晚五地在城市生活,為一套房努力奮斗,就覺得不甘心。」

是選擇穩定,還是選擇自由,兩人在命運的交叉口權衡了許久,「后來索性不算了,算的太清楚,我們就不可能走掉了。人有時候就是因為太聰明,才把自己困住的吧。」

兩人工作近十年,手頭有一定的積蓄,如果真的上路至少能保證自己2-3 年內不會餓死。

心里想明白后,兩人前后腳離了職,也沒有過多規劃,只想著接下來的3年能好好游歷一番。

這3年,不止是游歷,他們更想借著這段時間創造屬于自己的未來,「這3年內如果我們真的一事無成,也沒有找到自己未來的人生目標,我們就回去上班。」

辭職之前,他們賣掉了自己的車,用賣車的錢換了一台中巴車,兩人都是設計出身,在紙上、電腦上不停寫寫畫畫,不久之后,一台普通的中巴車就被他們改造成心中憧憬已久的「移動城堡」,并取名為松木巴士。

出發前,荷包蛋和哈利除了對未來有很多期待,他們身上還承載著特殊的「使命」,「有個朋友說我們是帶著他的夢想出去的,他們甚至會定期打電話跟我們聊。」

確實,迫于現實的壓力,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「出發」的勇氣和信心,而荷包蛋和哈利的游牧旅程,讓他們看到了希望。

2017年11月12日,兩人開著房車出發了,出發前,他們對未來的游牧生活沒有做很詳盡的計劃。

想到哪,就去哪,累了就在一個喜歡的地方歇歇腳,比起說是環游世界,他們的旅行更像是對一種生活方式的探索和試驗。

開始游牧生活的第58天,兩人傍晚到達大陸最南邊的偏僻之城——北海。

一開始,那里并沒有想象中的風和日麗、碧海藍天,反而降溫10度,持續一整周。

荷包蛋一開始泡在咖啡館不想出來,后來,她和哈利開始像當地人一樣,逛菜場,坐公交,看電影,順便給車加水充電。

老天似乎不忍兩人敗興離去,第六天,北海放晴了。

荷包蛋搬出小桌子,和哈利一起喝茶吃蕉,幾口下肚,不知不覺她就睡著了。

第88天,他們開著巴士踏入黔東南,夜訪山頂野寨時意外尋得一片無徑之林,見識了真正的「山路十八彎」的驚險之后,山林的寧靜安撫了他們的心。

此后的旅程,荷包蛋和哈利去了很多地方。

從瑞麗一路南下,他們途徑版納,看到了漫天天燈緩緩升騰。

待了幾天之后,他們又誤入了當地一場潑水狂歡,雖然全身濕透,卻是一次新奇的體驗。

兩人在旅途中不愛去景點,也從不做攻略,他們比較偏愛找尋沿路的「彩蛋」。

在瑯勃拉邦感受光西瀑布的美好時,他們發現了一條通往瀑布頂部的泥濘小道,深入其中,竟然有片藍色雞尾酒般的池水。

去騰沖時,他們從銀杏村附近爬了3個小時的山路,在火山峽谷的對岸,他們終于能夠眺望火山群和周圍地形。

有時,兩人出發去目的地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。

在路上看了《鬼吹燈》之后,兩人對古跡很是上頭,于是便直奔青海,去尋找小說里九層妖塔的原型。

到了寧夏中衛,哈利在地圖冊上看到一處「照壁山巖畫」,說要帶荷包蛋去看。

于是開著車在山里尋了許久,用盡各種衛星地圖,最后在一片開闊的草甸上,他們偶遇了一位看守人,他主動帶著兩人去看了周邊的巖畫。

這種半探險的旅行方式讓他們十分興奮,雖然中途也會遇到不如意的事,但尋到的彩蛋總能讓他們忘卻一切疲憊。

房車旅行也讓他們意外過上了「極簡生活」,因為空間只有12㎡,所以每一寸都要最大化利用。

他們吃飯不用再去找當地的網紅餐館,反而更喜歡融入當地菜市場,買來新鮮蔬菜自己做美食。

曾經,荷包蛋有容貌焦慮,出門一定要涂粉底,如今反而返璞歸真,穿著解放鞋也能出門買水果。

即便如此,路上也少不了別人的質疑,年紀輕輕就開房車旅行,家里沒礦能敢出來?

為此,荷包蛋仔細算過他們一個月的開銷,才3000出頭。曾經在大城市工作生活時,她的月均開銷超過1w,哈利每月都要還很多信用卡。

而在旅途過程中,哈利的信用卡剪了,荷包蛋也不再追求名牌,「花的錢少了,生活質量卻提升了。」

旅行暫停的契機,是2018年底,一個朋友拜托哈利幫忙改造一台居家型的房車,交工之后,朋友特別滿意。

后來,找他們幫忙的人越來越多,兩人便開始了自己的改裝車生活。

他們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「松木巴士」,以改裝車為生。雖然陸續接到了很多訂單,比起委托人的興奮,兩人卻表現得異常冷靜。

他們會先讓客戶填一份問卷,確定客戶是有真實需求后,才會答應改裝。

兩人認為,新游牧生活不是厭倦城市和工作時的逃離出口,也不應是利用它的新奇感來牟利的一門生意。如果可以,他們希望能夠幫助這些真正的「新游牧群體」實現自由的移動空間。

今年一月末,兩人和鄰居火游牧最后一次聚餐,聽彼此講了很多過去的故事,是告別,也是新生活的開始。

荷包蛋和哈利將車間搬到了安吉,目前和一個數字游民基地在一起,會認識更多新的朋友和鄰居,可他們的方向依舊沒變:繼續探索新鄉村工業。

如今,兩人每天忙成社交平台「失蹤人士」,甚至有人懷疑他們放棄了游牧生活。

可目前的生活對荷包蛋和哈利而言,只是一種新的探索,他們希望以自己的方式,為達成新游牧生活做出一種嘗試。

「我們希望讓這種生活方式更加普及,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,創造出來的生活模板就會遠遠多于我們自己。」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